人文背景

省籍背景

由於四四兵工廠之前身為河南省鞏縣兵工廠開始遷移,一路抗戰撤退搬遷,經過各個省分城市分別加入夥伴,在來台之前最後在青島落 腳, 故員工多為山東、河南、安徽等北方人士居多,第一代最高齡者業已一百多歲,少則五、六十歲,皆為生活困頓之技術工人背景,甚或因為裝填火藥等危險工作因而炸死埋骨台北,繼而妻代夫職、子代父職、女代父職,繼續從事此危險工作。

第二代子女有在大陸出生者,有在台北出生者,由於開始接觸教育,有人繼承父業留在四四兵工廠服務,有人進入軍校就讀從事職業軍人,父母無能力教養者而挺身走險,步入歧途,走入幫派,更有優秀的子女,苦讀完成大學教育出國留學或從事教職,一樣米養百樣人,就看自己造化了!

由於來抗戰關係及來台時同在一條船上生活,彼此照顧,養成烹煮食物左右鄰居共享的傳統習俗,一家有事大夥兒幫忙的情形,甚至左右鄰居及青梅竹馬互嫁互娶結成連理。



下班後的兼差工作

後院做木工傢具、賣麵、拉三輪車、打煤球、撈浮萍餵鴨子、開玩具工廠、開鐵工廠、替人洗衣、賣菜、記帳、裝電子零件

兼差開店

王家小吃、老單家雜貨店、黃狗家燒餅、老劉家租書店及甜不辣、老江家租書店、葉德盛家火燒、常叔叔宵夜攤、老竇家雜貨店、李叔叔西村麵攤、員外家雜貨店、員外家賣菜、張繼高家雜貨店、嚴家攤煎餅、王師鑾家宵夜、刁老媽媽泡菜、馬家汽水攤、老路家雜貨店、慶連商店

都市發展

由於眷村眷戶人口眾多,故早期眷村落腳之處皆為極荒涼之處,如此才可容納眾多之人,但眷村儼然就是一個小型社會之縮影,所有衣、食、住、行、育樂皆可自給自足,從水、電、柴火、米、油、鹽皆由國家配給、甚至傢具、棺材、公墓皆有供應、甚或電影、康樂活動、球隊等一應俱全,當它皆可自給自足,即可從眷村開始向眷村以外擴散開來,引進周邊人口,繁榮周邊環境,產生繁榮市政效果,周邊人文環境開始質變,其他全省眷村我想皆差不多吧!

建築環境:刻苦耐勞的耕耘與拼湊

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由於材米油鹽水電皆由兵工廠供應,養成以廠為家患難與共之精神,人人背景以技術為主,再加上食指浩繁,收入微薄,所有民生事務皆要自行動手,由於每戶皆配給三至四坪空間眷舍,皆不足以生活所需,總想哪一天再回大陸老家看望父母,哪想到買地蓋房,哪想到置產,當希望破滅,當孩子開始增加,人口成長時眷舍就必須自行加建,向左、向右、向前、向後、向上發展,閣樓、廚房、浴測等開始出現,空地不見了,院子沒有了,東凸一塊,西凸一塊,木片、竹籬笆改成了磚瓦塑膠,鐵盆痰盂改成了馬桶浴缸,泥土黃泥巴地漸漸變成了瓷磚馬賽克,所有建材要不就地取材,要不就從四四兵工廠廢料加工,就這樣南村雜亂的雛形開始形成,刻苦也好,克難也好,就這樣渡過了一個成長艱難的拼湊歲月,父母子女就在拼湊中慢慢長大成人,當子女有一天長大成人,當收入改善之時,眷村人口開始外流,開始沒落,開始在周遭落地生根,近期的眷村改建推動時,外人以為平白分到房屋時,卻不知道背後背負龐大的自備款貸款,高達百萬、千萬的貸款,哪是當初七折八扣只有五、六十萬退休金能負擔的起呢?沈重的利息壓垮了年長的長輩,有人自殺,有人賣屋遷離,為了完成改建,軍方以放火燒屋的方式強迫搬遷,再再顯示不公不義發生,當別人以為你住在信義計畫區時,卻沒想到那是我們從小生長的家啊!它怎麼能用價值來衡量呢,賣了它就像賣了祖產一樣,永遠再也買不回來了,那是父母一生的困苦換來遮風避雨的窩啊!